单位名称

试论我国民事诉讼和解制度的改造(7)

2019-09-11 10:53: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4、确认和解协议的法律效力。法律应当确认和解具有终止诉讼的效力及强制执行力,可以作为向法院申请执行的依据。具体做法可以是将双方当事人达成的和解协议内容写入准许撤诉的裁定书,并叙明“上述协议经本院审查,予以认可,并具有法律效力。”在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情况下,另一方当事人可以据此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5、 规范达成和解的方式。我国民诉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未规定达成和解应采用的方式。实践中常见的有和解笔录和和解协议书两种形式。一般而言,婚姻家庭类和能够即时履行的小额债务案件可以制作和解笔录,除此以外,应当由双方当事人共同签署和解协议书,提交法院审查确认。和解协议书必须是双方当事人或特别授权的代理人签署方为有效。这样有助于法院确认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为将来申请执行提供确凿依据。

6、建立对和解协议的监督机制。如果法律确认和解是终结诉讼的一种方式,且和解协议具有等同于法院判决的效力,那么就有必要建立对和解协议的监督机制,以防止当事人通过和解规避法律,损害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具体做法是:和解协议必须经过法院审查确认方能生效;即使是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法院准许撤诉后,检察机关、有利害关系的其他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也可以通过抗诉或申诉,请求法院确认和解协议无效,法院也可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依职权确认和解协议无效,对案件重新进行审理。

参考文献:

 

 

[1]齐树洁、蔡从燕:《非诉讼纠纷解决方式——ADR制度述评》。

[2]覃兆平:《诉讼和解-法院调解制度完善之对策》。

[3]陈刚:《德国审前证据调查程序——兼谈对我国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启示》。

[4]汤维建:《论美国民事诉讼中的证据调查与证据交换——兼与我国作简单比较》。

[5]王亚新:《民事司法“调审分离”制度化的一例——日本的民事调解制度和诉讼上和解》。

上一篇:试论我国民事诉讼和解制度的改造(6)
下一篇:美国对涉华预制钢结构作出反倾销初裁